從金融工作會議看監管新動向:不容忽視的信號意義

作者: 來源: 時間:2017年07月17日 閱讀:

        全國金融工作會議順利召開,不出意料地刷屏了。從具體字句上去看,有一些新提法,但更多地是已有提法的排列組合。在這種高級別會議上,能進入通稿的內容都是重要的。所以,雖然很多提法本身不新鮮,但在這個場合出現,本身也有強烈的信號意義。
  
  整體看下來,“服務實體經濟、防控金融風險和深化金融改革”三項任務是綱,而強化監管無疑被當做當前最有力的抓手,主要表現為三點:
  
  一是強調無死角監管,即“所有金融業務都要納入監管”;
  
  二是強調問題導向,可以理解為適當淡化機構導向,不再強調將問題分解至各個機構,而是以問題的最終解決為目的;
  
  三是強調監管問責,即“有風險沒有及時發現就是失職、發現風險沒有及時提示和處置就是瀆職”。
  
  三項任務是老生常談,而關于監管的三項提法基本都是新的,不難猜測,未來一段時間,金融監管強化將成為主旋律。


   

        影響是什么呢?
  
  以“服務實體經濟、防控金融風險和深化金融改革”三項任務為方向,順之者昌、逆之者亡。所以,金融機構尤其是互金機構,要發展、要創新,便要找準正確的方向,切不可逆潮流而動。
  
  服務實體經濟
  
  既然要服務實體經濟,肯定要從控制資金流向上著手,流入股市、樓市或者同業空轉都是逆勢而為。所以,很多的資管類產品,便要調整資產結構,確保資金流向實體經濟。
  
  對互金機構而言,既然定位是小額普惠,便要老老實實為普惠群體提供金融服務,借道某些通道類機構布局大額領域,便也成了不務正業,屬于逆勢而為。在這個邏輯下,消費金額和供應鏈金融,都還有很大的空間。


   

        防控金融風險
  
  既然要防控金融風險,一方面要穿透底層資產,準確進行風險計量;另一方面,則要嚴防金融風險的擴散,機構間的擴散要管,向不適當的人群擴散更要管。
  
  對互金機構而言,與傳統金融機構在資產端的聯系基本被斬斷了,現在的監管重點是防止金融風險向不具備風險承受能力的人群擴散。
  
  所以,不出意外的話,未來一段時間投資者適當性管理還會被著重強調。
  
  此次對地方交易所的整頓,出發點便是投資者適當性管理,即通過拆分的形式把私募類產品公募化,變相擴大了投資者范圍,把廣大不具有風險承受能力的群眾卷入其中,自然是要被叫停的。
  
  既然說到這里,還有一點不得不提,便是網貸產品是否會設立投資門檻?畢竟,從風險的角度看,網貸產品是高于銀行理財產品的,但購買門檻(100或1000起)卻又低于銀行理財(基本5萬起)。從普惠金融的角度看,似乎是一種進步;但從風險防控和投資者適當性管理的角度看,似乎又有不妥之處。若被要求設立一定的門檻,則會進一步壓縮網貸行業的市場空間。
  
  如果說網貸產品是否需要設立準入門檻仍有待商榷,但對加密數字貨幣的ICO設立投資門檻的必要性則不言而喻。無論從哪個角度看,ICO的風險都遠遠超過私募股權類投資,既然私募股權投資設置了高門檻(如100萬起),ICO的高風險,又怎么能放任不管呢?



  

        深化金融改革
  
  深化金融改革是老生常態,不過,就現階段而言,也有了新的內涵。之前的金融改革主要集中在機構層面,著眼于金融機構的規范化治理;而就目前來看,則更多著眼于金融機構的轉型,既包括業務轉型,也包括互聯網轉型。在此次轉型過程中,有一點不容忽視,那便是金融科技的驅動作用。
  
  所以,不難預測,即便未來金融監管整體趨嚴,真正的金融科技企業仍然會存在比較寬松的政策空間,畢竟,充分發揮金融科技的引領作用,不僅僅是國內金融體系改革的事情,還涉及到國際層面金融體系整體競爭力的問題。
  
  最后,強調一句,無論發展也好,轉型也好,都要順著上述三大方向而行,不可逆勢而為。

菲博娱乐分分彩定位胆 贡山| 日照市| 杭锦后旗| 大城县| 达拉特旗| 灌阳县| 普陀区| 晴隆县| 富阳市| 太湖县| 凭祥市| 武汉市| 云安县| 延津县| 泰和县| 竹北市| 句容市| 磴口县| 恩施市| 建始县| 高邮市| 柯坪县| 丹棱县| 永福县| 扶余县| 中江县| 宁远县| 洛阳市| 威宁| 新晃| 朔州市| 库尔勒市| 和静县| 阿鲁科尔沁旗| 宣威市| 五大连池市| 资溪县| 景洪市|